交易理念

预计中美有望在11月APEC会议期间达成过渡性协议

  文 财信国际经济研究院 伍超明 胡文艳

  一、大背景:中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特朗普面临国内弹劾和集中精力应对明年选举

  2019年二季度以来中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2019年二季度以来,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制造业PMI大幅快速回落,由3月的55.3%降至为9月的47.8%,连续两个月位于收缩区间并创下近十年以来的新低(见图1);同时随着美国减税降费的积极效果逐渐褪去,其领先指标个人收入的增长率已趋于下行,这预示着未来美国消费下行压力明显加大,或拖累其经济大幅波动(见图2)。如2003年美国居民收入增速大幅下降,但受小布什总统的减税政策刺激影响,美国消费增速仍保持高速增长,收入和消费增速形成典型的负向背离,但随后减税政策效应的消退,美国消费增速出现大幅下降;2017年以来的表现也非常类似,同样是减税政策导致收入和消费增速负向背离,同样是减税政策效应弱化,未来美国消费增速下降将是大概率事件。

  相比之下,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于2018年下半年加大,国内GDP增速由2018年二季度的6.7%降至2019年二季度的6.2%,制造业PMI指数更已连续5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见图1),而在国内结构性矛盾突出、全球经济总需求回落大趋势下,中国经济仍继续存在较大下行压力与风险。

  

  

  特朗普面临国内弹劾和明年选举压力。除了来自于经济方面的压力外,近期特朗普政府面临的政治压力增大亦是此次会谈的重要背景。美国当地时间2019年9月24日,美国众议院宣布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展开正式弹劾调查以来,该事件愈演愈烈持续发酵,对特朗普政府信用带来巨大冲击,大幅增加了美国甚至全球的政治不确定性,同时随着美国明年大选时间临近,特朗普政府急切希望通过维护经济的平稳,以修复选民的信任。

  二、中美有望在11月APEC会议期间达成过渡性协议

  10月10-11日举行的中美第十三轮贸易谈判取得积极进展,符合当前双方共同利益诉求,预计中美有望在11月APEC会议期间达成过渡性协议。

  根据会后公开的中方表态来看,双方在农业、知识产权保护、汇率、金融服务、扩大贸易合作、技术转让、争端解决等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另外双方还讨论了后续磋商安排,同意共同朝最终达成协议的方向努力。而从美方的表态来看,特朗普指出与中国进行了非常良好的磋商,目前中美关系非常好,同时其还提及欢迎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

  从这些表态中的“取得实质性进展、后续磋商安排、朝最终达成协议的方向努力”等这些关键词,预示双方部分核心争端或已趋于解决。在双方均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稳定经济增长诉求提高的背景下,缓和争端升级的愿望增强。根据10月9日世界经济论坛发布最新一期《全球竞争力报告》,2019年全球竞争力中国排名28位,是目前为止金砖国家中表现最好的国家,而美国从去年的85.6分下滑到83.7分,退居第二。表明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背景以及不断加剧的贸易紧张局势,对美国经济和竞争力的影响或许已经显现。

  借用英国首相丘吉尔“一个国家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名言,大国之间关系的变化,在利益诉求共振的情况下,或许有利于谈判取得进展,尽管其中还会有反复。

  三、达成过渡性协议短期有助于经济金融稳定,但不改长期趋势

  (一)中美双方达成过渡性协议,短期有助于国内经济金融稳定

  从经济层面来看,如果中美双方达成过渡协议,短期有利于恢复国内外企业和居民的投资信心,刺激经济总需求边际好转,减小国内经济结构转型的波动。具体从受益的行业来看:一是利好国内高技术产业投资信心的恢复。2019年以来,受中美贸易冲突不确定影响,国内计算机、通信及其他电子制造业等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和增加值增速均大幅回落,是阻碍国内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最重要原因之一;若双方达成过渡性协议,上述行业的投资和增加值有望修复性企稳甚至回升。二是有利于缓解传统出口产业的经营压力。中国经济的腾飞离不开中低端制造业产品的出口,中美贸易冲突深化以来,相关产业首当其冲遭受巨大的打击,国内纺织服装、食品加工制造等中低端制造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量已连续六个季度减少,若过渡性协议达成,将明显有利于改善相关企业需求、缓解其经营压力。

  从金融层面来看,中美双方达成过渡协议,短期有利于减少经济金融的不确定性,提振资本市场信心。2019年二季度以来,全球经济增长动能明显减弱、经济总需求下降、中美贸易争端持续升级、英国脱欧一波三折等乌云笼罩下,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快速下降、避险情绪明显提升,这导致美元、黄金等避险资产获得明显的超额收益,全球主要经济体股票、债券、汇率市场波动则明显加大。另外,美元指数攀升冲击新兴市场国家金融稳定,全球金融脆弱性和金融风险亦有所增加。若中美双方达成过渡协议,贸易不确定性明显改善后,投资者风险偏好大概率有望边际好转,同时贸易缓和有利于刺激需求回升,进一步强化这一预期。短期预计利好国内股市、汇市风险偏好的提升,黄金和债市的波动或加大。

  

  (二)中美双方达成过渡性协议,不改全球经济回落的长期趋势

  后金融危机时期全球经济结构调整迟滞、劳动生产率下降,总需求回落趋势不会因为贸易缓解而转向。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全球主要经济体集中力量刺激经济复苏,但经济结构的调整速度则明显滞后,这导致不论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危机后的生产率增速仅为危机前的一半左右。如OECD(2019)报告显示,1995-2001、2002-08、2012-18年发达经济体的劳动生产率增速分别为2.4%、2.0%、1.0%,2002-08、2012-18年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劳动生产率增速分别为4.1%、2.1%。同时,危机后宽松货币政策与低经济增速组合,还必然导致了全球债务规模的攀升和杠杆率的提高。基于此,贸易争端缓解可以局部边际改善投资信心、保证全球供应链的稳固、减小经济周期中波动,但其并无法扭转全球经济增长动能不足、需求下降的长期趋势。

  中美双方达成过渡性协议并不意味着贸易争端全面结束,中美之间的竞争长期存在。全球经济发展的历史经验表明,大国博弈不可避免,无论是美英争霸还是美日冲突,最终的结果均是博弈双方的差异均大幅拉开。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无论是出于对美国霸权的威胁,还是自身进一步发展的需要,我们与美国的竞争加大是长期趋势。同时,国内处于新旧动能转换衔接震荡期,结构性矛盾突出,未来面临的挑战亦层出不穷。因此,坚定做好自己的事是立足之本,也是应对冲击与挑战最有利的手段。

关键词: 市场分析
上一篇:低估值板块成中流砥柱 四连阳提振A股市场风险偏好   下一篇:券商策略:月度级别反弹启动 关注科技、消费龙头
相关推荐:
学习
  • 股票
  • 期货
  • 理念
  • 技术